当前位置: 首页 > 昏睡药 > 卡尔斯塔德暮春迷烟树

卡尔斯塔德暮春迷烟树


/ 2015-03-20

“哪里,这些榆树被雨水冲刷得绿盈盈的,太美了!”

庞大的谜语。

走出卡尔斯塔德,驾车北行半个多小时,可看望女作家塞尔玛拉格洛夫(Selma Lagerlf)的故居莫尔巴卡庄园(Mrbacka)。塞尔玛1909年获得诺贝尔文学,不只是第一位获的作家,更是第一位女性得主。

卡尔斯塔德以“太阳的城市”而闻名,比拟其他城镇,这里夏日日照时间更长;仲夏,人们在白夜穿越于露天餐厅和酒吧,尽享大天然的恩赐。

我说的可是大实话。5月这时节,树叶儿刚发芽,这种新鲜的绿,沁脾,加上雨天的迷蒙湿气,仿若置身中国前人所谓的烟树诗境。听说,两周前,树上还没有长叶,而再过一阵,叶儿密了,颜色就变深了,那将是另一种面孔。

移步市核心广场,可见1955年竖起的和平使者留念雕像Fredsmonumentet。1905年,与挪威恰是在卡尔斯塔德通过解体条目,挪威从此。这个手持断剑、把士兵脑袋踩在脚下的女子铜像颇具争议。与之比拟,广场角落抱甜筒的小告白则十分可儿,每全国战书的Fika(人的咖啡歇息时间),大人们会像孩子似地舔着冰淇淋,坐在露露台阶上闲聊或发呆

广场边有座大,掩映于绿林中。建筑气概简净,外墙嵌有两三扇圆弧小窗,灰白门面,冷凝典雅,远远看去,竟似一座挺拔的东方。

一棵老的苹果树。

的暮春,晚上8点多,天空仍然白亮。从搭火车西行,前去接近挪威边境的韦姆兰地域(Vrmland),窗外,满眼绿林,片片镜湖。

走进底楼客堂,这里放置着不少相关《尼尔斯骑鹅旅行》的工艺品,听说作家最珍爱那只精彩的磨砂玻璃瓶;餐厅边的窗台,由纯白蕾丝窗帘与紫色小花点缀,洁白素雅;二楼绿色的书房,天顶绘有多幅画像,桌上陈列维持原样,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文学快乐喜爱者。

抵达卡尔斯塔德(Karlstad)已是深夜,天空飘着细雨,朋友Maria在站台招手,圆脸绽出一个明丽的笑她撑着大伞,也印着个“太阳笑脸”。

“暮春三月,江南草长,杂花生树,群莺乱飞。”

不断喜好南朝丘迟的《与陈伯之书》,没想却在北欧撞见草长莺飞的景色。

若想充实挖掘这片地域的汗青,可去韦姆兰博物馆(Vrmlands Museum),沿着先人脚印,挖掘奥秘石刻文字,眼观可爱的小木偶,倾听中世纪传说,还可领会19世纪全城的工业化历程、移民政策、性别平等、科技成长等。

在城里,常能见到“Sola”的塑像。听说,这位名叫Eva-Lisa Holtz的女子糊口在18世纪,她笑容亲和,从餐馆女婢慢慢奋斗为老板娘,被本地人称作“Sola i Kallsta”(卡尔斯塔德的阳光),“太阳笑脸”遂成为城市意味。

水付与这座城市。500公里的克拉尔河(Klara)是最长的河道,贯穿韦姆兰地域,最终汇入面积最大的维纳恩湖(Vnern)。卡尔斯塔德坐落于这两条天然水道构成的三角洲,附近散落着跨越两万群岛,本地人在这里荡舟、垂钓,也常乘坐水上公交周游其间。这座特殊的“三角洲之城”,仍是从乘坐旅游巴士前去挪威奥斯陆的必经之地。

人形的飞鸟。

车厢里恬静极了,人们倚着小木桌,各自看书读报,玻璃窗上映着几张凝思的脸蛋,仿佛伯格曼的又一出默片

最美的仍是这里的公园。城北绿地,沿藏书楼和博物馆横向展开,附近居民每天安步或骑行于这片青草地,空气中似乎充满着那首怀旧民谣《Green Green Grass of Home》;火车站南面的城市公园始建于1863年,这座英式维多利亚气概的花圃内育有八百多种动物。开春后,各色杜鹃花与分歧品种的木兰竞相斗艳。身前在卡尔斯塔德糊口的诗人GustafFrding,曾特地写到这座公园:“穿过城市公园,已闻夏季嗡嗡声。”

丛林笼盖了这个王国一半的地盘,培养了浩繁火柴托拉斯及声名远扬的造纸厂。但在这里,丛林被迟缓地砍伐,并不像在美洲那般激猛挥霍。

更多关于人文旅行的资讯,详见《Across穿越》月刊

次日晨起,太阳仍然藏起笑脸,天空的云压得很低,我和Maria默行于细雨中,她抱愧地笑笑:“瞧此日气,真对不起!”

苹果树已开过花。

在塞尔玛生前最宠爱的花圃里,我看到了一排苹果树。一百多年后,桂冠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(TomasTranstrmer)捧获诺贝尔文学。他在诗中多次写到树,望着面前情景,那些句子,触动了我这行旅者的心弦:

大海接近了。

登时的。

相关文章

推荐阅读
地图